重度殘疾男申請低保5年無果
  相關工作人員一直未說明理由;定安縣民政局:可再次提出申請,將在政策允許範圍內適當給予照顧
  年年寫低保申請書、遞交相關證明材料,年年低保名單上都沒有他的名字。定安縣翰林鎮章塘村35歲重度殘疾人魏風廷從2009年起,連續5年申請農村最低生活保障,每年都沒有結果,但又沒有人告知他原因。9月18日,魏風廷再次找到村鎮兩級幹部咨詢相關情況,才弄清楚是年過七旬的父親“拖累”了自己:食品站給他父親發放的每月1000多元退休金,攤到他的頭上,造成他“超過最低標準”。定安縣民政局相關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魏風廷的情況確實有些特殊,按照新政策,他可以重新遞交相關申請材料,民政局將適當給予照顧。
  記者 陳標誌/文 李志良/圖
  魏風廷到民政局反映情況
  魏風廷向記者出示殘疾證
  魏風廷燒火煮飯
  幼時患小兒麻痹症
  長大喪失勞動能力
  定安縣翰林鎮低保辦公室只有一級臺階,自幼患小兒麻痹症的魏風廷費了好大的勁才走上去。9月18日下午,魏風廷在記者陪同下,到鎮民政辦咨詢申請低保5年無果的原因。
  1979年出生的魏風廷是定安縣翰林鎮章塘村委會大山一隊村民。其73歲的父親魏邦運介紹,魏風廷在五六歲時,走路突然摔了一跤,然後高燒不退,後來被醫生診斷為小兒麻痹症。
  “我弟弟五六歲前,是很健康的,得了小兒麻痹症後,他整個右手不能正常活動,手臂和手掌比正常人的手小很多。”魏風廷的二哥說。
  記者看到,魏風廷彎曲的右手與前臂成90度,不能自由活動,整個右手及右腿比左手及左腿明顯要小很多。魏風廷站立行走身體難以保持平衡,步伐慢且身體輕度搖晃。
  魏風廷的二哥魏先生告訴記者,弟弟走遠路困難,不能從事重的體力勞動,基本上已經喪失了勞動能力。他曾經試圖讓弟弟自食其力,幾年前給他買了兩隻母羊,讓其去放養。“我弟弟用繩子拴著羊去地里,沒想到兩隻小母羊竟將他拉倒在地,額頭磕破,流了一地的血。”魏先生說,後來怕弟弟再出意外,就乾脆讓他在家閑著,什麼也不讓他乾。
  記者在章塘村採訪時,關於魏風廷被羊拽倒摔傷一事,得到了多位村民的證實。
  記者瞭解到,魏風廷有3個哥哥和一個姐姐,除了二哥魏先生至今仍單身外,其他的哥哥姐姐均已成家。“大家都成家了,各有各的家庭,哪能時時刻刻照顧他。”魏先生稱,“我現在還沒有成家,還能照顧他,我成家了還有誰能照顧他?我父親今年73歲了,身體不好,前不久剛生病住院一段時間。”在外打工的魏先生,看著殘疾的弟弟,一籌莫展。
  前不久,在工地打散工的魏先生將弟弟帶到澄邁老城鎮盈濱半島工地,試圖給他找個簡單的活。“人家一看他那個樣子,都不敢要他。”魏先生稱,“我弟還有心臟病,這次我帶他到海口的醫院檢查了一下。”
  連續5年申請低保未果,沒有人說明理由
  記者瞭解到,魏風廷父親魏邦運原在翰林鎮食品站(鎮供銷社的下屬單位)上班,現在每月能領到1000餘元的退休金。妻子去世後,年邁的魏邦運便帶著殘疾兒子魏風廷一起生活。幾年前,年紀越來越大的魏邦運感覺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便召集家人,依照農村的風俗習慣分家,魏風廷分到了約一畝地以及半間房屋。
  “我弟弟有獨立的戶口簿,他自己根本就種不了地,那約一畝地是別人幫忙種。”魏先生稱,除了家人和親朋好友救濟魏風廷外,他們把希望寄托在申請農村最低生活保障上。
  魏先生介紹,從2009年起,魏風廷就開始向村委會提出低保申請。“有時是他自己去,有時是家人騎摩托車載著他去,每年都去申請一次。”魏先生告訴記者,從大山村一隊到章塘村委會,有2公里左右的路程,而從他家到翰林鎮上有4公里的路程,“我弟弟去村委會,走幾步就要休息一下,走走停停才能到走到目的地。”
  魏風廷連續5年提出農村低保申請,但每次都落了空,村委會、鎮民政辦及縣民政局相關工作人員都沒有向他說明理由。
  記者瞭解到,按照最低生活保障的相關規定,“對不符合條件的申請不予批准,並書面向申請人說明理由”。“一直沒有人告訴我們申請不予批准的原因。我們曾懷疑是不是村幹部沒有向有關部門遞交我弟弟的申請材料,因為好多年前,我家人與一名村幹部發生過小摩擦。”魏先生稱。
  記者在魏風廷家見到,其家庭條件很差,居住條件非常簡陋。魏風廷的父親拿出一大堆到醫院看病的胸片及殘疾兒子多年來的低保申請材料。魏風廷向記者出示了他的殘疾證,上面載明“肢体殘疾人”,殘疾等級為二級(肢体二級殘疾屬於重度殘疾)。
  連續5年申請低保未果,沒有人說明理由
  9月18日中午,記者撥打了章塘村委會黨支部書記兼主任勞昌彬的電話。勞昌彬告訴記者,村民魏風廷確實連續數年提出低保申請,但不是村裡的原因,而是有關部門沒有批准。
  勞昌彬告訴記者,他當村幹部時,記得魏風廷連續申請了3年,第一年在村裡沒有通過;第二年村裡通過了,在鎮里沒有通過;第三年,村裡和鎮里都通過了,在縣民政局沒有通過。“他以前也提出了申請,但那時我不在任,沒申請下來是什麼原因,我就不太清楚。”勞昌彬告訴記者,魏風廷申請低保一直沒有辦下來,確實沒有人向他說明理由。
  “我們整個村委會有600多戶,目前享受低保待遇的只有28戶。”勞昌彬告訴記者,該村享受低保的一般是55歲以上的五保戶,村裡有一些常年卧床不起的村民也沒有享受低保,“他沒有申請成,主要是他父親在鎮食品站每月領1000多元的退休金,如果他父親不領這些工資,他完全符合低保條件。”
  翰林鎮政府民政辦民政助理龍女士告訴記者,魏風廷連續數年申請低保未果,主要的原因是他父親每月在鎮食品站領1000多元的退休金,“家人平均分攤,每月人均收入已經超過了230元的最低標準。”龍女士表示,相關工作人員確實沒有將未批准申請的原因告訴魏風廷。
  對於魏風廷分家有獨立的戶口簿、是否還與其父親平攤工資計算家庭人均收入的問題,龍女士表示:“他們父子關係是分割不了的,縣民政部門曾進行核查,說不符合條件,我們也沒有辦法。”
  就在記者採訪時,勞昌彬也來到鎮里。勞昌彬表示,魏風廷的情況比較特殊,喪失勞動能力也是事實。
  民政局:將在政策允許範圍內給予照顧
  “5年了,他們應該告訴我原因,不要讓我每年都遞交申請材料。”9月18日下午5時許,記者和魏風廷一起前往定安縣民政局瞭解情況。
  定安縣民政局低保股陳股長等人接待了魏風廷,並詳細向其瞭解相關情況。民政局低保股的工作人員在電話向翰林鎮民政辦瞭解情況後表示,申請低保有一套詳細的操作程序,先是由本人提出申請,村裡召開村民代表會議,然後張榜公示無異議後,報鎮一級人民政府審核。鎮政府相關部門審核後,在申請人所在的村委會進行第二次張榜公示。最後,縣民政局審批,在政府網站公示,沒有異議後發放低保金和低保證。
  陳股長表示,低保並沒有指標一說,是按照“應保盡保”的原則。魏風廷申請低保沒有通過的主要原因是其父親領了一份退休金。在瞭解到魏風廷的實際情況後,陳股長表示有兩種解決的辦法:一是今年我省施行了一項新政策,作為重度殘疾人,最低月收入標準提高至原來的3倍,也就是說,定安縣最低標準為230元/月,那麼提高後的人均最低月收入標準就是690元,那麼魏風廷就符合申請的標準;另一方面,他們可以幫助魏風廷申請重度殘疾人補貼,讓其同樣享受到社會的關愛與溫暖。
  定安縣民政局低保股相關負責人表示,魏風廷可以再次提出低保申請,他們將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適當給予照顧。  (原標題:重度殘疾男申請低保5年無果)
創作者介紹

越南

gq26gqis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